专题首页
张明海:三十四载倾心尽力为民服务
发布时间:2015-09-25 17:30

   在孙村镇代亭村,清晨六点,张明海就吃完早饭从家往外走,村民们都热情的冲着他打声招呼:“张书记,早啊!”一路上还经常被村民“截”住,问问事情、问问政策,或者只是家长里短的寒暄。这样走走停停就到了村委会大院,他娴熟地打开村部大门,一天的工作又开始了。
  张明海1957年生,中共党员。1980年退伍回到了生他养他的村庄,被任命为民兵营长、团支书。从他到村的那一天起,每天总是这样早上6、7点钟就到村部,34年日日如此,寒暑不辍。
  吃苦耐劳“劳模张” 勇挑重担创业富民
  1984年,为了壮大集体经济,村“两委”班子讨论决定开办榨油厂,建厂的任务分派到了张明海身上。由于当时条件艰苦,建厂的水泥、石灰粉和生产用的煤块,硬是由张明海带头一担一担地从几公里外的镇上挑回来,肩膀磨破了、脚磨出了血泡也咬牙坚持。很快代亭榨油厂就建起来了,规模在全乡数一数二,张明海满意地笑了。
  1985年,由于管理不善等原因,榨油厂经营亏损。村“两委”正在开会讨论油厂还要不要办下去时,张明海站了起来:“咱们村没什么收入来源,好不容易建好的榨油厂不能说停就停了。这油厂得办,大家都担心,那就我来!”就这样,张明海开始接管代亭榨油厂。通过严格管理,榨油厂又逐渐走上正轨。
  1993年,村里开办精米加工厂,与榨油厂合并为粮油加工厂,张明海更忙了。夏天他顶着毒辣辣的太阳去收稻子;到了加工生产精米的月份,一开工就是24小时昼夜不停;寒冬腊月里为了有个好市场,得把米拉到周边地区去售卖,深更半夜就得出发,拉米的拖拉机没有棚子,寒风呼呼的往里灌,张明海冻得实在受不了,只好用稻草包着腿才稍微暖和一下。
  在他的管理下,粮油厂效益良好,一年内将村里欠的旧账全部还清,村集体经济壮大了,群众的收入也大幅提高了。
  临危受命“拼命张” 全心全意为民服务
  1989年,由于干群矛盾太大,当时的村主要领导被撤职。张明海临危受命,被上级任命为代亭村党支部书记。不少老党员和老干部为他担心:“明海胆子真大,敢把这烂摊子接下来!”
  张明海心里明白,打铁还需自身硬。想要在这种情况下开展好工作,村“两委”干部必须一身正气、勤恳办事,说话群众才信服,做事群众才拥戴。
  重活累活他干在最前,危险时刻他冲在最前。1994年大旱,村民们担心水稻干枯没有收成,都抢着收割。张明海也是每天起早贪黑地干活,别人在抢收,他却是在抢着抗旱,争分夺秒地奋战在抗旱一线。那一年全村只有一户人家稻子没有及时收割而颗粒无收,正是为抗旱晒得蜕皮的张明海书记家。
  2004年,代滩村与代亭村合并为代亭村,张明海任代亭村党总支书记。这么多年他“亲力亲为、吃得了苦、务的是实”的工作风格始终没变,仅2011年到2013年对村民组水利清淤扩建就投入122万余元。
  公道正派“铁面张” 原则问题不打折扣
  34年春华秋实,他从一个意气风发的青春小伙,成为头发斑白的花甲老者,却依旧还是那么瘦,有人打趣他:“在村里干了这么多事,怎么不给自己捞点肥呢?”张明海却是一脸的淡然:“我从来不图搞花花肠子捞油水,做人做事要有原则。”
  早年间,他堂弟与弟媳妇是再婚家庭,出现计划外怀孕,张书记并没有特殊对待,而是和妇女主任一起前前后后做了许多工作、说破了嘴皮,最终堂弟夫妇及时做了引产手术。后来省计生条例允许再婚夫妇再生育,张书记得知后,又主动第一时间为他们办了准生证,两家人这才冰释前嫌。
  2012年代亭村土地复垦招标,张明海的一个亲戚也投了标,出价较高。张书记说:“工程招标必须严格按照程序办理,我要是徇私我就回家。”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,报价最低的工程队最终中标。张书记的亲戚一肚子的不高兴,为此两人闹得很不愉快。
  腿勤心细“贴心张” 群众利益放在首位
  村里书记官不大,事不少,生、老、病、死、吵嘴打架都得管。24个村民组,3300多人的村子,哪里山笋长得好,哪里土地不好种,村民谁家嫁娶、哪个外出务工,张明海心里都有一本帐。
  今年6月份镇里要求各村上报防溺水重点水域情况,张明海掰着手指头如数家珍,就连那些不知名的小水塘,他也一个一个的点了出来,仿佛自己就是一张活地图。
  这“百事知”的背后,是他不管山高水低,一步一步的丈量每一寸土地;是他不论酷暑严寒,每天不在村里走一遭,心里不踏实。
  他心里时时记挂着村里的老党员、孤寡老人、困难户,没事总会去走一走、看一看。村民们遇到难处了也总爱去找他们的老书记。张明海每次都笑脸相迎,耐心地听人家诉苦,尽力帮助他们。
  这些年,代亭村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荣誉,芜湖市水利冬修奖、“五个好”村党组织、县计生先进单位、农业和农村工作二等奖等,他自己也连续多年被评为“县优秀党务工作者”。
  34年朝霜晚露,张明海默默耕耘,用自己的实际行动,获得了干部的信服,得到了群众的拥戴;34年风雨兼程,他心里装满了代亭百姓,代亭的路有多远,他的足迹就有多长;为民的路有多远,他就坚持走多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