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题首页
谢士兰:情系桑榆爱无悔 敬老孝老立终身
发布时间:2015-09-25 17:29

  1995年底,赫店镇宏林村一位普通的妇联主任被聘任为赫店镇敬老院院长。19年来,赫店镇敬老院各项工作稳步开展,得到了上级领导的好评和群众的一致认可。
  19年前,当谢士兰第一次打开敬老院大门时,她还没有想到,未来她会以这里为家,和这些毫无血缘关系的老人们相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。时光荏苒,岁月变迁,唯一不变的是谢士兰敬老爱老的心,因为这份心意,从敬老院到谢士兰,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  第一个变化,19年后的谢院长深受老人们的喜爱与尊敬,19年前的谢士兰在一开始却被老人们讨厌地彻底。因为她刚一上任,就收掉了老人们屋子里的东西。当时敬老院的每间老人宿舍里,都有一捆柴禾、一个三角炉,老人们吃饭就在房间内解决。谢士兰看到后非常担心,房间里有柴禾、有蚊帐、有衣服棉被,哪怕沾上一小点火星都会出大事故。谢士兰收掉的,就是这些存在安全隐患的小锅小灶。同时宣布,以后大伙统一去食堂吃饭,行动不方便的,也可以让工作人员把饭送到房间。这一下可是激起“民愤”了,老人们都在说这个丫头啊不得了,一上来就搞“共产风”;还有老人说,吃饭的家伙事儿都收走了,这是想活活饿死我老人家啊。一时之间说什么的都有。谢士兰只是笑笑,照常为老人们服务。有不愿意去食堂吃大锅饭的老人,谢士兰就把饭端到房间,一边喂老人吃饭,一边劝说老人,说明在房间内煮饭的危险。时间长了,老人们也理解了谢士兰的良苦用心,对她的工作也更加支持。
  第二个变化,19年后的谢院长因为做过两次大手术,不能再干重活。19年前的谢士兰却能带领大家挖出一口一亩大的池塘来。96年的时候,每个老人一个月的生活费是90元,其中还包括了2元的剃头费和5元的零花钱。83元的伙食费根本不够吃。怎样才能改善和提高老人们的生活水平?谢士兰再三思虑,终于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,要开荒!当时敬老院里只有她和一名会计、一个服务员、一名炊事员共四个工作人员,院里有22个老人,有劳动力的只有6个人。就这样,谢士兰牵头拉起了一支10个人的队伍,挖鱼塘、搭鸡圈、盖猪棚、种蔬菜,让老人们的餐桌渐渐丰盛起来。这些事情在今天看来似乎并不困难,但在那个没有劳动力、没有机械的时候,鱼塘的土是一铁锹一铁锹挖出来的,鸡圈的栅栏是用纱布和树枝一圈一圈围起来的,就连鱼塘边重愈千斤的水跳,都是谢士兰带着其他三个工作人员担起来的。回想起那个时候,谢士兰不觉得苦,也不觉得累,看不到自己晒黑的脸,顾不上结茧的双手,偶尔捶一捶酸疼的脖子和腰椎,看到老人们吃得好、吃得健康,谢士兰的心中只有无限的喜悦和满足。
  第三个变化,19年后的谢院长已经算得上半个医生,19年前的谢士兰却是一整个的裁缝。刚到敬老院的时候,谢士兰就用缝纫机给院里22名老人每人做了一套冬天的护衣,天热了就做夏装。后来院里老人渐渐多了,谢士兰没有时间做衣服,但是哪位老人的衣服破了、绽线了,都是谢士兰亲手缝补的。而谢士兰“半个医生”的“职称”,也是为了老人们锻炼出来的。年过八旬的老爷子陈恩喜患有糖尿病,每天都要去医院注射胰岛素,有一次打完针回来,因为下雨路滑老人不小心摔破了头。谢士兰看到受伤的老人十分痛心,为了不让老人再受罪,谢士兰主动向医生学习注射技术和治疗方法,还从医院买了医疗机械和药品,以备不时之需。
  有人对谢士兰说,“你真傻,有钱不去挣,在这里端水、送饭、洗尿布,干这又脏又累又烦事,图什么呢?”谢士兰依旧笑笑,说:“我啥也不图,图的就是用我的爱心去温暖老人的心,让他们能过上幸福的晚年。”平日里,谢士兰带着敬老院上下对老人生活精心安排,天天有菜谱,餐餐换花样;三伏天查室内无蚊子苍蝇,无异味;三九天查室内门窗是否通风漏雨;对病残老人扶上抱下;帮瘫痪在床的老人洗澡、换衣、翻身。谢士兰无微不至地照料着老人们,殚精竭虑地搞敬老院建设,终于有了回报。赫店镇敬老院如今占地30亩,房屋90间,鱼塘每年捕捞鱼上千斤,成栏猪二十余头,养鸡几百只,产蛋上万枚,种蔬菜三亩地,日常饮食基本可以自给自足。
  另一方面,敬老院1998年被评为省二级敬老院,1999年被授予“模范敬老院”称号,2002年被评为省一级敬老院。谢士兰本人在2010年被评为芜湖市“先进工作者”、“全国孝亲敬老之星”、“全省优秀敬老院院长”,2012年被评为芜湖市“百名孝星”。荣誉和赞扬接踵而至,但最让谢士兰高兴的还是来自老人们的肯定。2008年的时候,谢士兰做了肾结石手术后,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就直接回到敬老院里调养,在吊水时,有老人问她生了什么病,谢士兰不想让老人们担心,就说自己感冒了。谁知道老人们知道后还是很担心,说:“感冒不要给你啊,给我们感冒就好了。”这一句带着点孩子气的话,让谢士兰红了眼睛。当年她要来敬老院工作的时候,家里人是不支持的。那时候她的婆婆已经年过古稀,丈夫在外地经商,两个孩子一个在读初中,另一个还在读小学。谢士兰的家庭需要她,可是谢士兰看到了更需要她的老人们,最终,谢士兰还是决定暂时离开自己的家庭,住到了敬老院和老人们生活在一起。
  19年过去了,谢士兰的家人在她的劝说下也渐渐理解她了。当年最不支持谢士兰工作的婆婆现在却是最支持儿媳妇的人,84岁的老人家还经常拉着儿媳妇的手跟她分析老年人的心理特征,告诉她对待老人要温柔,老人做错事了也不要凶他们。谢士兰实在是哭笑不得,但心里却非常地高兴。
  19年的风风雨雨不是几句话就能说完的,其中的酸甜苦辣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。但是无论如何,谢士兰都会一如既往地为老人们服务,让他们安度晚年。2005年的时候谢士兰因为做乳腺手术在医院住了20多天,回来后有一位老人问她:“你去哪了,怎么这么久不回家啊,我好想你啊。”在老人们的心里,敬老院就是他们的家,也是谢士兰的家,家人外出久久不回,家里人倚门久久守候,这就是家。如果有一天你来到赫店镇敬老院,在老人宿舍里看见一个满面笑容、为老人殷勤服务的身影,那么不用怀疑,她就是敬老院的大家长,谢士兰。